投稿:lincangxww@126.com
  • 首页
  • 时政聚焦
  • 民生关注
  • 恒春之旅
  • 边地文化
  • 公示公告
  • 特别推荐
  • 沧江时评
  • 暖新闻
  • 微传播
  • 首页 > 恒春之旅 > 文章阅读

      山野歌行

      时间:2019-04-28 09:42:41 来源:临沧日报 浏览量:

      复件-20190425101524vrjh4c.jpg

       

      复件-20190425101527ikvf24.jpg

        吃花记
        云南多花,滇西尤甚。入春之后,滇西片区,高山深谷,各色野花你追我赶,竞相开放。花香花艳,沁人心脾、目不暇接。山中野花可观可赏,更有诸花亦食亦药,如白花羊蹄甲、核桃、石榴、棠梨等即是,或煮或炒或凉拌,这些花之前都品尝过,各俱特点、味道各异,只要厨艺到家,都能满足味蕾。
        山野之花,我没有悉数识得的能耐。但自小在农村长大,却也认识不少。杜鹃花是我比较熟悉的野花,就其美丽度而言,花中西施的桂冠名副其实。在我生活工作的滇西南,海拔两千米左右的高山里,都能看到杜鹃仙风道骨般矗立的风姿。每年立春之后,都能看到一树树杜鹃花粲然怒放。杜鹃花有映山红的别称,对于开红花的杜鹃而言,这名称可谓是绝配了。其花红如血,在山中分外抢眼,大有独占鳌头之势。然而杜鹃花种类繁多,据说有530多种,就其花色分,就有红色、紫色、黄色、白色、复色等系列。我生活工作的县域,红色系的杜鹃花比较常见,黄色系、白色系的杜鹃花也不少。一辈辈言传身教的生活常识,当地人都知道杜鹃花可食,可食者为白色系的杜鹃花。
        不得不说的是,我对杜鹃花印象深刻,源于地方盛产杜鹃花,同时杜鹃花在我们这里也通称映山红,再者有一首陆柱国作词、傅庚辰作曲的《映山红》。《映山红》这首歌我很喜欢听,听过很多歌手演唱的版本,特别是阿鲁阿卓演唱的版本更是百听不厌。“夜半三更盼哟天明/寒冬腊月哟盼春分/若要盼得哟红军来/岭山开遍哟映山红。”四句歌词,三次复唱,画面感强,极富感染,托出期盼,传递心声。红军的红,映山红的红,会让人想到国旗、党旗的红。想到中国红,就让人热血沸腾、斗志昂扬。
        脱贫攻坚工作中,我作为其中一员,分到了一片“责任田”,成了乌木龙村小寨自然村村长。2020米海拔的小寨自然村后山,就有很多杜鹃在生长,与山为邻的小寨人,寨头几户人家后面,花开的季节就能欣赏到杜鹃花的芳容。季春时节,旭日东升的时候,我走进张从其家,碰上张从其已从山里挑着一担柴回来。我站在他家院场,忽然听到“布谷、布谷”的叫声,循声望去,房后一株开满白花的杜鹃树上,一只布谷鸟正在声声叫唤。看到开满鲜花的杜鹃树,看到声声叫唤的布谷鸟,一个快要忘却的传说又开始在脑中鲜活起来——
        和平富庶的古代蜀国,在国王杜宇的治理下,经济发展,社会稳定,人们幸福康乐。这样的日子过了不久,丰衣足食的生活,让人们产生了惰性,有些人开始醉生梦死、纵情享乐,甚至忘却了播种时间。国王杜宇看到人们乐而忘忧,心急如焚,为让人们不误农时,春播时节四处奔走,催促人们抓住时节抓紧播种。杜宇的好心奔走游说,人们也是说则动、不说不动。后来,忧郁成疾的杜宇永别了他深爱的土地和人民,死后灵魂化鸟,每到春播时节,就在他曾经用心经营的土地上“布谷、布谷”地催促人们,直叫得口中流血,鲜血化成美丽的花朵。后来,人们把这种鸟叫杜鹃鸟,把鲜血化成的花叫杜鹃花……
        张从其见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杜鹃树的方向,说:白杜鹃花可以吃,味道好极了。见我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。张从其从家里拿出一个手提袋,快速奔向杜鹃花树,布谷鸟听到动静,飞到不远处叫唤。
        不大一会儿工夫,张从其就把一袋杜鹃花递到我手上。想到杜宇的传说,我有些犹豫了。但因一直有品尝的念头,又想到传说于我不可示人的开启,我抱着只此一次的念头,回厨以花焯水,煮之以豆米,作之以凉拌,品尝了一次杜鹃花。百度一回,竟说杜鹃花有镇咳、止痛、抗炎等作用。
        蕨菜记
        一阵春雨后,蕨菜就从地里钻出来了,举着拳头向天地致敬。
        务工收入是小寨的经济支撑。俐侎桑沼哩之后,小寨的青壮年劳力舍下家里家外的亲人情人,大多都外出务工了,把汗水浇洒在都市的各行各业。
        剩下使得上力气的妇女和老人,被赵金海和张从其邀约去老板承包的山地里采蕨菜。永德本就是山国,山地占95%以上。乌木龙乡和大雪山乡接壤处就有很多山地,每到春天,如牛毛的蕨菜采也采不完,今天去这山采,明天去那山采,那山采完了又采这山,如此循环,足够采一个半月。一元一斤,老板当天结帐。手脚麻利的,一天下来最高可得一百五十多元,再笨拙的也会有近百元的收入。
        蕨菜营养丰富,据说乌木龙、大雪山一线,每年蕨菜的制干成品可达二十吨以上,产品远销日、韩,且供不应求。
        在山里采蕨菜的赵金海和张从其,给我发来采蕨的照片和视频。我一时心热,托他们带一把回来给我尝鲜。天擦黑的时候,金海和从其带回一袋,怕我不方便,在山里就淖好了水。我接了一盆清水,把蕨菜放在盆里,足有一大盆。蕨菜的清香,弥漫着我工作、生活的这个与小寨距离不足百米的小屋。
        小寨有很多像小寨人一样默默生长的棕榈,棕包米和蕨菜一样,也一起探头。小寨人不吃棕包米,不爱吃蕨菜。我却百吃不厌,感觉爽口又爽心。尤其是吃着金海和从其带回的蕨菜,想到采蕨的人每天都有收入,想到大家的收入都能支撑起自己的家庭,这微苦中泛着清香的味道,成了这个春天我入口品尝的记忆最深的味道。(李有旺 

       

    ?
    友情链接
  • 关于临沧网 | 广告服务 | 编辑部邮箱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管理
  • 滇ICP证:滇ICP备09008564号
  • 前置审批:云新网前审字2008-17号
  •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83—2123208;举报邮箱:lincangjubao@126.com
  • 滇公网安备 53090202000016号